弓长岭| 宁城| 临沂| 莒县| 上街| 长沙县| 玉树| 阿拉尔| 龙岩| 德兴| 连城| 循化| 北海| 呼和浩特| 乡城| 乌当| 南海镇| 荣县| 炉霍| 易县| 瓮安| 朝阳县| 当阳| 新蔡| 绥棱| 遂宁| 泾县| 永兴| 铜陵市| 广昌| 闵行| 霍邱| 霍山| 乳山| 普兰| 郴州| 当阳| 郁南| 蓟县| 阳原| 阿拉善右旗| 秀屿| 南丹| 淳化| 柳河| 古交| 平乡| 盐源| 道县| 开鲁| 久治| 青白江| 达尔罕茂明安联合旗| 周口| 廉江| 涪陵| 潼关| 托里| 贵溪| 隆回| 赤水| 蛟河| 长岛| 江安| 德庆| 戚墅堰| 西沙岛| 双柏| 台安| 楚州| 墨脱| 海宁| 托克逊| 莱芜| 南皮| 察哈尔右翼中旗| 永定| 西峡| 铜陵市| 阳信| 琼山| 双城| 盐都| 平原| 金湖| 台南县| 沙湾| 保亭| 涉县| 阳高| 澄海| 城步| 杭锦旗| 邵阳县| 常州| 湘潭市| 阿勒泰| 焉耆| 南靖| 正定| 黄龙| 丘北| 枝江| 双峰| 台江| 岳阳县| 广宗| 晋城| 广安| 赤峰| 西盟| 本溪满族自治县| 泾川| 普洱| 丰县| 麦盖提| 馆陶| 曲江| 淮安| 澜沧| 桃源| 武平| 垣曲| 金州| 和林格尔| 王益| 沙湾| 揭东| 八达岭| 日照| 云阳| 衡水| 利津| 色达| 博罗| 恩施| 华坪| 淮南| 衡阳县| 麦积| 喀喇沁左翼| 唐海| 沁阳| 颍上| 南部| 临泉| 若羌| 昌黎| 锦州| 宜章| 梓潼| 溧阳| 潢川| 吴川| 剑阁| 正蓝旗| 旬阳| 绥宁| 敦煌| 前郭尔罗斯| 顺昌| 隆化| 猇亭| 彰武| 定日| 维西| 宝兴| 新巴尔虎右旗| 奎屯| 红安| 沾化| 临沧| 新晃| 康县| 薛城| 加格达奇| 额尔古纳| 桑植| 神池| 武功| 顺德| 平塘| 满城| 泾县| 道孚| 五莲| 南昌市| 来安| 新田| 古浪| 濮阳| 友好| 安乡| 汾阳| 浦北| 宁夏| 名山| 交城| 会同| 东乡| 湛江| 乌兰浩特| 荣昌| 金湖| 邕宁| 金川| 正蓝旗| 龙井| 神农架林区| 洪雅| 晋江| 临颍| 连南| 灌阳| 蒙城| 金坛| 峨眉山| 承德市| 长治市| 尤溪| 长顺| 兰州| 武夷山| 巴彦| 东方| 高安| 博白| 宜兴| 右玉| 图木舒克| 新宁| 宁陕| 霍邱| 西吉| 九龙| 上杭| 恭城| 平和| 维西| 修水| 栾川| 海原| 湟源| 井研| 邗江| 荥经| 弥勒| 道孚| 台前| 惠东| 梅县| 塘沽| 周村| 宁蒗| 青县| 武隆| 石泉| 乐清| 杂多| 石首| 慈溪| 旬邑| 凤凰| 梁平|
中国奉节网 诗城文苑 人文典故

鲍超其人

2018-11-18 09:41
标签:黑白棋 割鸡坑

    鲍超(1828-1886),奉节都里六甲安坪藕塘人,初字春亭,后改春霆。家极贫,5岁时过寄其伯父作养子。道光三十年((1850),随生母刘氏入县城,住五里碑红岩洞。刘氏给人当奶母,超在铁匠街一家豆腐坊当杂工,冬季则在碛坝盐场拣煤炭花(过炉煤)为生。

 

插图

插图

    咸丰二年(1852),广西提督向荣(巫溪县人)在宜昌募兵,组建“川勇营”,超应募入伍。初当伙夫、兵勇。因作战勇猛,咸丰四年(1854)被调入曾国藩洞庭湖水师长龙战舰任哨长,随湘军攻陷岳州、武昌、汉阳、田家镇,升守备。后屡立大功,擢升都司、游击、参将、副将。咸丰六年(1856)秋,曾国藩谓超有将才,足以独当一面,命赴长沙募兵,独立建制,授“霆”字军旗,统兵一万五千人。5年之内,超因作战悍勇,镇压太平军不遗余力,成湘军重要将领,霆军也成为湘军主力之一。

    咸丰六年(1856)十二月,超攻打小池口,乘夜色率军急攻。被滚木击伤左臂,仍指挥进攻更猛,又被击伤右腿,犹不退,后头顶被铅弹击中,鲜血迸流,被救回后休克数日。咸丰七年(1857)一月,太平军英王陈玉成攻占黄梅,各路清军相继挫败。唯霆军独挡太平军,死力相争。七月,太平军败走,超因功升总兵。十二月,超与陈玉成再战于太湖,相持25日,因清军势众,终败太平军,清廷加授超提督军衔。咸丰十年((1860),忠王李秀成攻曾国藩祁门大营,形势危急,超率军急驰百余里救援解围,清廷赏苏博通额巴图鲁名号。同治元年(1862)正月,清廷赏超黄马褂,授浙江提督。同治三年((1864),因超屡克名城,得使宁、江、苏等地为清军控制,联为一片。七月,又会同曾国荃攻陷天京(今南京),清廷赏一等轻车都尉世职,赏双眼花翎。后克瑞金,搜获天王洪秀全幼子福瑱,清廷赐一等子爵,后赏加一云骑尉世职。这时,鲍超由于镇压起义军达到了他事业上的顶峰。

    太平军失败以后,捻军重整旗鼓,日渐壮大。超与捻军战于河南、湖北等地。同治六年(1867),超会同淮军刘铭传在湖北尹隆河(即永隆河)夹攻东捻军。铭传抢功先行攻击,反而被围,总兵唐殿魁、田履安被击毙,刘铭传及其部属坐以待毙。这时霆军如期而至,猛攻东捻军之背,东捻军损失万余人,刘铭传得以逃走。后李鸿章袒护刘铭传,反而诬告超以失机冒功罪请斩,清廷改为严旨斥责。超见有功反被严饬,一怒之下,坚决称病辞职引退,霆军30营遂被李鸿章遣散。

    鲍超返回奉节之后,仿苏杭园林建筑风格,大修公馆,其面积占夔州府旧城的四分之一。

    光绪六年((1880),超被清廷授湖南提督,当时因伊犁事件沙俄无理滋事,超奉命召集旧部,驻守直隶乐亭(今属河北),加强防务。后《中俄伊犁条约》签订,又称病辞职。光绪十一年(1885)春,中法战争进入关键时期,超奉旨去云南边境作战,当时超虽年老多病,但仍奋不顾身,星夜调集旧部,招募兵勇,驰奔云南,驻守云南马白关(今马关)外,后清政府与法国议和,超闻后,愤怒已极:“圣上昏聩,有负天朝。”旋撤防回籍。

    同治五年((1866),清政府积欠霆军铜银200万两,筹补不易,超主动全部报捐,并请求为四川省、夔州府增加乡试名额文武举人14名,永加夔州府秀才12名。同治九年((1870),奉节县城几乎全部被特大洪水所吞没,水刚入城时,城中秩序大乱,一些人趁机打劫。鲍超派出家丁数十名维持治安,人心大定。洪水退后,超又捐资清除街道淤泥。同治十年(1871),超捐资修复文峰塔、府学、报恩寺、府城隍庙等。

    鲍超以镇压农民起义军发迹,一生经历大小战斗500余次,身负轻重伤108处,成为清军中屈指可数的名将,与湘军勇将多隆阿并称为“多龙超虎”。死后清廷谥“忠壮”,追赠太子少保,立专祠,国史馆立传。鲍超死后葬于奉节县北12公里的冉家坪。墓为大土堆,墓室石条拱砌,巨柩三道铁箍,穿铁链悬于墓室。1958年鲍超墓被毁,今不存。

返回顶部
白象街 绥宁县 凤城乡 陆家宅 下吕浦东
城子村 解放大街 市三医院 龙凤 杭边
士连 渔阳饭店 疯勒哦 龙水南路 西高各庄村
碧水铭苑 机场道 石狮市蚶江镇拘留所 枕头岭 黄圃镇
克隆侠蜘蛛池 http://www.kelongchi.com/